德国DAX指数配资

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全部章节 第1101章 九头之蛟
    唰的一声,一道灵气炸起,宛如一只飞镖,对着邸红眼的嘴就破风而去!

    这一下来的极快,邸红眼哪儿知道一个“小孩儿”有这个本事,自然吃惊不小,好歹也是地阶一品,头顶上又是响当当的邸老爷子,一味躲下去落人口实,抬手运了气就挡——他以为那是个什么暗器,想打下来。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一抬手,那个“飞镖”倏然一闪,竟然在空中径自改变了方向,仍然对着他的嘴就下去了。

    这一下变化奇快,好些看的出门道的武先生不由就“嗯”了一声——没见过,东西能自己在空中拐弯!

    邸红眼一只手已经歪出去了,电光石火之间,哪儿还拉的回来,也没辙了,一头往二姑娘身后歪,可眼见那那东西擦过了二姑娘和我,“唰”的一声,接着就听见“咣”的一声,邸红眼的身子往后一折,撞在了紫檀镶大理石的屏风上,把个屏风压成了四片。

    我注意到,那个风声虽厉,可我和完全没反应过来的二姑娘,身上连点擦伤都没有。

    一回头,就看见他抬手捂嘴,可指缝之中,已经渗出一片鲜红。

    “唰”的一声,那个“飞镖”以十分灵妙的姿态折身而起,又是一道破风,擦过了我的耳朵,竟然重新回到了皇甫球肉墩墩的小肩膀上。

    在场众人一片宁谧,像是所有人,全屏住了呼吸——他们平时,已经自诩自己有过人之处,心高气傲惯了。

    可没想到,一场四相会,倒是看见了神仙打架——还是接连两场!

    有不少人,不由自主就流露出了自惭形秽的表情,更有甚者,已经奔着门口挪动,知道这一趟顺风车,没那么好撘了。

    皇甫球面有得色,伸手往肩膀一拍,而众人再转脸看清楚了皇甫球肩膀,又是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

    这才看清楚,那不是什么飞镖,而是一只白鸟。

    我也认出来了——我记得这个白鸟,这是东方长老炼丹的时候,被倒挂在丹炉上放血的那个白鸟!

    这鸟灵气十足,甚至还会跟八哥鹦鹉一样口吐人言。

    后来这白鸟被我给放了,还给我在摆渡门领过路,后来几个长老加上公孙统,大家一乱,我惦记小龙女和玉虚回生露的事儿,也就把它忘了,一直以为它趁乱飞走,重获自由,没想到,让皇甫球给弄去了。

    只是,当时不知道,这白鸟这么厉害?

    是本身的能耐,还是,让吃过“龙肝凤胆”的皇甫球给训练出来的?

    而白鸟停在了皇甫球的肩膀上,悠闲的抬起了红脚,梳理羽毛——不知道是我多心还是怎么着,那个白鸟,竟然跟我偷偷眨了一下眼睛,跟熟人打招呼一样!

    它竟然认出我来了?

    井驭龙也看了那只鸟一眼,手头微微一动,但是表情没动声色。

    对了——他养的吞天虫向来以灵物为食,这是看见“好饲料”了?

    而韩栋梁也终于反应过来,赶紧去把邸红眼给扶了起来,邸红眼捂住自己的嘴,死也不撒开,谁也不知道他被啄成了什么样了——他肯定不乐意放开,堂堂十二天阶邸家的传人,让个鸟给啄了?传出去,往上数三代的面子都丢光了!

    邸红眼想张嘴,但只发出了一声闷哼,忽然跟反应过来了什么似得,立马看向了二姑娘,指着皇甫球就说道:“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口舌果然不能用了,但是我靠着语调,也听得出来,他的意思是,姑娘,你看看,有人来捣乱了,你管不管!

    作为新任主心骨,这是她的职责。

    井驭龙勾起嘴角一笑,露出了个事不关己的表情,甚至有点庆幸——要不是二姑娘忽然坐在这个位置上,跟这个神秘小孩儿交手的,就是他了。

    可二姑娘是什么人,能按常理出牌吗?一只手拢在了耳朵上就问我:“怂货,他噜噜噜的说什么呢,是不是要请我吃三鲜面?虾仁的可以,鸡蛋我不爱吃。”

    神他娘的三鲜面。

    韩栋梁忍不住了:“姑娘,你现在可是咱们四相会的首领,有人上来砸场子欺负咱们的人,还请你主持公道!”

    剩下一些胆子小的看着皇甫球的能耐自然不敢多吭声,但也有些跟邸红眼相熟的,出于道义,也只好跟着七嘴八舌:“对,姑娘,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把邸先生弄成这样,给他个下马威看看!”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更何况二姑娘呢——她这辈子没被这么多人请求过,一知半解也来了兴致,指着皇甫球就喝道:“小孩儿,你哪儿来的,凭什么打人?看姑娘我扒了你裤子打屁股不打!”

    我喉头顿时就是一梗——大姐,你真是人如其名,这可是皇甫球啊!

    他们这几个长老,其实都有成仙的能耐,只不过带着凡人的执念,过不了那个坎罢了,哪怕我吃了李茂昌和师父的行气,都不是他的对手,完全靠着同气连枝才让他吃了亏,你要打他屁股,那不是耗子往猫嘴里伸脑袋——找死吗?

    皇甫球听了这话,白生生的小脸顿时就红了一片,桀桀就是个跟模样相反的怪笑:“你要教训我,笑话,你冒了摆渡门的名头,在这里招摇撞骗,坏我们摆渡门的名头,我还要教训你呢!”

    说着,一股子煞气,猛然就从他小小的身后炸起——他身后,出来了一个黑魆魆的东西。

    那个东西通体漆黑,满身硬鳞,看似一条大鳝鱼——但是,九个头?

    那句话一出口,在场的先生本来一愣,可看清楚了这个东西,问都没顾得上问,整齐划一,都往后退了一步,包括捂着嘴的邸红眼。

    之前那个岁数大,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名字的老头儿,忍不住就来了一句:“九头蛟?”

    我顿时就愣住了,这种传说之中的东西,还真存在?

    有一年古玩店老板去南海旅游,回来绘声绘色讲见闻,说有一带海面,经常出海难,可天气风平浪静,底下没有暗礁,谁也不知道那船是怎么沉的,后来有人捞上沉船,才见到船底有九个巨大的窟窿。

    老头儿摇头晃脑,连说可惜。

    古玩店老板问他可惜啥?

    老头儿说,能做出这种事儿的,只有九头蛟这一种,要是能下海捞到了九头蛟,吃了它逆鳞下的心头肉,那对修行的人来说,是无上的福祉。

    具体什么福祉我忘了,只记得这东西凶猛无比,尤其满口的牙,既然能咬断大船的底板,世上又有几个人能挖它心头肉?

    古玩店老板也说老头儿满嘴跑火车,人类登上月球多少年了,还讲究什么九头蛟,修行者。

    上次去摆渡门,还没见皇甫球用过,这是新弄来的?

    皇甫球冷冷就来了一句:“儿子,给他们开开眼。”

    而这一瞬,那个九头蛟张开大嘴,亮出了满口的尖牙,对着二姑娘就咬下来了!

    卧槽,这不行,我非得给二姑娘顶住不可!

    觉得出来,行气已经恢复了五成以上了,离着完全恢复,还有一段距离,这会硬要引出来倒是可以,只不过,很有可能,再次走岔。

    没有踢死牛老头儿再帮我疏导,很可能耽误恢复。

    不过,眼下二姑娘的命要紧,我一只手,就抓在了压在身下的七星龙泉上。

    一阵腥风奔着我和二姑娘就扫了过来,二姑娘乱糟糟的长发猛地就扬了起来——她根本就躲不过。

    我手上引了行气,正要把七星龙泉抽出来的时候,可没想到,只听“当”的一声,那个九头蛟跟撞上了透明玻璃一样,九个脑袋,猛地往后一折——甲壳锃亮的脑瓜门,竟然哗啦啦掉下了几许鳞片!

    我顿时一愣,这是怎么回事?

    除非——有一道极强的气,挡在了我们面前,但是,比船板还硬上许多的气,天底下,几个人能有?

    皇甫球一看“亲儿子”受伤,当时就恼羞成怒,抬起头看向了二姑娘:“你挺有本事嘛!”

    众先生一下全愣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二姑娘,忽然掌声雷鸣,一阵叫好的声音:“姑娘名不虚传!”

    “这个小怪物,还说什么人家姑娘冒名顶替,这是手底下见真章!”

    不,二姑娘真没有!

    果然,紧接着,皇甫球就说道:“你胆子不小,敢来管我的闲事。”

    这话自然不是跟二姑娘说的。

    果然,那个卡着老痰一样的沙哑声音,从我们身后响了起来:“摆渡门的杂毛罢了,也敢在这里献丑,哦,杂毛不对,应该是,小杂毛!”

    是踢死牛老头儿的声音!

    皇甫球的一张脸,跟个红灯一样,凶气腾然而起!

    而那个岁数大的先生,一听这话,忽然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满脸都是惊骇之色:“错不了,这个声音是……可他,可他不是死了吗?难不成……”

    那个纠正过他的先生,表情也变了,嘴唇歆动,像是无声的说道:闹鬼了?

    二姑娘听了这声音,也一拍大腿,喜上眉梢:“这老怪物还知道来!”




德国DAX指数配资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jxpz151.cn,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配资之家今日股票提示合作市股票杠杆互联网金融概念股国金证券股票大牛时代配资大牛时代配资合肥润格股票配资中石油股票今日行情股票配资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