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DAX指数配资

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快穿渣男洗白论 > 正文卷 被拐来的女孩(6)
    果然,下午没过多久,天就飘起了雨丝,对于庄稼来说也是好事。

    “杨家小子,这下雨了,你家离地里近,要不我俺带着二丫先去你家避避雨。”

    因为中午吃到了杨正让二丫带过来的芋头,这虎子就觉得杨正是个脑子坏的。

    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有哪一家不把粮食当个宝贝似的,恨不得一个芋头都分成两块吃,而杨正不仅给自己送了两个,还给自己身边这个赔钱货两个,说不定等会过去,还能蹭蹭有啥好吃的呢。

    杨正怎么可能不明白虎子的意思,“这雨才开始飘,再说了我家和你家也就隔了几户人家,避雨就算了吧,要不然到时候雨下大了,你更不好回去呢。”

    杨正说完,不在理会虎子说什么,摘了一些芋头梗子拿起锄头就往家去。

    正在家里发呆的吴楚珊,看着外面变了天,也有些担心,毕竟之前杨正走的时候,也没到蓑衣。

    不过,吴楚珊看着门口,也没了兴致,想着自己未来到底该怎么办。

    现在想要逃跑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更不用说,上一次的经验也让吴楚珊明白了,这一个村子里的男人竟然都是一个样子,对待女性的态度,也是一丘之貉。

    外面下了雨,吴楚珊起身把自己今天早上洗的衣服收了进来。

    自己一共就那么两身衣服,无论哪一套都得要好好的保护着。

    突然,从门口传来了声音,吴楚珊就猜到应该是杨正回来了。

    杨正拿了毛巾洗了把脸,就收拾收拾,去给家里那为数不多的小鸡仔喂食,也就是一些野菜剁碎了,加了一些水。

    “你把草带回来做什么?”

    看着红薯梗子,吴楚珊好奇的问道。

    “今天晚上炒这个吃。”

    杨正说着,蹲下身子,开始理菜。

    吴楚珊从来都没见过这个,更是不知道这个到底能不能吃。

    特别是,吴楚珊想到了自己之前在学校的时候,看的一些视频,里面说古时候好多人就是因为乱吃东西,被毒死了,吴楚珊觉得这个地方就像是时空的倒退,还处于封建时期一般。

    “那个……草什么的不能够随便乱吃的,有的是有毒的,而且家里的野菜还有一些,实在不行,可以吃那个的。”

    吴楚珊小声说道。

    杨正听到吴楚珊这么说,忍不住的有些想笑,“你不是说你是学生吗?我真的怀疑你都学到了什么?五谷不分。”

    吴楚珊被杨正说的脸羞得通红,“那这个是什么?”

    “这是芋头的梗子,这个根,把它摘一摘,炒一炒,就是一盘好菜。”

    吴楚珊只知道红薯,却从来都不知道红薯的梗子也可以吃,“你家里种了红薯了?”

    杨正抬头看了一眼吴楚珊,“你以为你昨天去摘草的那块地种的是什么。”

    “哦,原来红薯地是那个样子啊。”

    吴楚珊恍然大悟。

    杨正突然觉得自己之后的任务还是很重的。

    “这个是我上次下山给你买的,前两天忘了给你拿了。”

    杨正从床上拿出了一小瓶的洗发露,吴楚珊很是惊喜,这些天自己洗头发的时候,都是直接用水冲的,即使杨正说可以用草木灰,可是吴楚珊一想到那个脏脏的东西用在头上,就觉得很是别扭。

    “谢谢你!”

    此时,吴楚珊露出了一个十分真诚的笑容。

    杨正突然所有的之前所有的疲惫,所有的怨气都通通消散了。

    吴楚珊也发现了杨正一直盯着自己看,有些尴尬,收起了笑容,杨正也回过神,头一转,说道:

    你等会儿把这个洗一下,我去把院子里那块地挖一下,等天晴了种些菜。

    “要不还是等天好了在挖吧。”

    说着,吴楚珊就后悔了,连忙低下头。

    杨正看了看吴楚珊,又看了看外面的天,点了点头,“好,就等天好了再挖。”

    因为两人都没有事情要做,所以就闲聊起来。

    “你们这个地方为什么要买衣媳妇呢?有那个钱,不能娶一个吗?”

    吴楚珊很是好奇。

    “真正是我们村的女人很少的,而且有的人家,女孩儿都养不活,所以,想要娶媳妇,不买根本不可能。”

    “那你们为什么不选择走出大山呢,外面的世界很好的,你们可以走出去,寻找更好的生后啊!”

    吴楚珊觉得他们这里的人的生活太过于落后了,根本就是和社会所脱节的。

    “离开大山?呵,说的容易,我们这里的人,没什么大的本事,几乎从小就是开始下地,除了种地还会什么,再说了,这里才是我们的家,才是祖宗就给我们的地方。”

    “不是啊,你们这里太落后了,等你走出大山,去大城市体验过后,你们一定会爱上那里的!”

    听了吴楚珊的话,杨正笑了笑说道:

    “你知道我爸爸就是去过大城市的,后来呢,还不是回来了,外面的世界是好,可是如果你连生存都是问题,还不如这个山里来的舒服。”

    “那也是意外,外面的城市也是分成不同的等级的,有一线城市,二线城市,还有许许多多小的乡镇,还有就是那些乡镇虽然也不是很有钱,但是他们的生活,最起码还是能够和社会接轨的。”

    “我们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了,再加上,想要出山不是想着的,没有钱怎么走出去?现在下了山,底下的生活,也没有比上面好多少。”

    吴楚珊终于明白了,自己没有真正的进入过社会,把一切都想的太过于简单了,没有想过,平时他们几乎一分钱都不花,甚至没有收入来源,走出去,谈何容易。

    “你们这边没有人管吗?”

    吴楚珊觉得这边的管理也很是问题,这么贫困的地方,就没有什么补助资源吗?

    “管?谁管我们,除了山里人,谁过来?你知道这个山路有多么难走吗?那些人吃饱了撑得过来。”

    吴楚珊突然觉得一些都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或者说,和自己之前的世界观不同。

    曾经,自己看到过很多的慈善机构,甚至自己没事也会捐个款,什么免费午餐等,觉得任何困难有需要帮助的人,肯定都会被发现,被人赞助。

    可是,这个地方自己从来都没听说过,甚至吴楚珊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除了这个地方,还有多少个一样的存在。

    “你们可以自救啊,你们可以主动向社会发起求助,让更多的人看到你们的存在,这个世界善良的人还是多数的。”

    “你想的太天真了,再说了,我们觉得自己的生活没问题,为什么要求救。”

    杨正驳回了吴楚珊的观点,有些黑暗还是不要让吴楚珊知道的好。

    吴楚珊有些着急,“你们这边没有学校吗?你们可以通过学习考上外面的大学,走出大山啊。”

    吴楚珊想到了自己之前看的好多期货配资 ,好多的孩子通过努力走出大山,既然他们可以,那么这里的人们也可以啊。

    “我们这里连学校都没有。”

    杨正的话如果一盆冷水彻底的泼了吴楚珊一头。

    “我们这边的从出生开始就是放养,到了七八岁能干活了,就开始下地,一辈子不就是这样。”

    “就像今天和我过来的那个二丫,因为是女孩子,不过才五岁,就和他爸一起下地去拔草了,不拔草,就要挨打,饿肚子。”

    吴楚珊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这里的人都是如此封建固执,没有教育就是没有进步,他们从来没有出去过,也没有人告诉他们,这个社会在变化。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吴楚珊突然觉得这里的孩子也很是可怜,自己六七的时候在干什么?好像和同龄人一起玩过家家,还是躺在父母怀里撒娇,为了一个洋娃娃……

    “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教这些孩子啊,不识字真的是不行的,只有知识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吴楚珊很认真的说道,她虽然从来都没有把逃走的念头放下过,但是她觉得自己可以在自己还在这里的时间,能教育一些就是一些,等自己出去了,一定要让大众知道这个地方。

    “没用的,谁家吃饱了没事,把劳动力给你送过来,少了一个人家里就少一块地没人弄。”

    杨正不想在和吴楚珊讨论这个话题,就问道:

    “说说你吧,你是什么情况?”

    吴楚珊有些意外,杨正竟然会主动问起自己之前生活,想之前,自己只要一提起自己曾经的生活,他就特别的生气。

    “我家在A市,一个繁华的大都市,我父母都是老师,他们只有我一个女儿,对我也是特别的宠爱,从小到大我都像是小公主一样的存在……”

    说到这里,吴楚珊情绪明显的低落下来,小声的说道:

    “可能是前二十年自己太幸福了,才让我沦落至此吧。”

    “我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现在已经大三了,明年就可以毕业的了,可是那天和舍友一起出去玩,突然散开了,后来就不知不觉被卖到了这里。”

    杨正站了起来,“既然如此,你就应该好好做我媳妇儿别老是想着逃跑。”

    吴楚珊因为刚刚和杨正的聊天,不知不觉对他放松了警惕,所以直接说道:

    “我真的不是你的媳妇儿,你知道吗,所谓的媳妇儿称呼,是夫妻之间男方对女方的称呼,而夫妻关系是需要被法律认可的,就是要有结婚证!”

    “屁,我管你什么称呼,管他什么证不证的,你既然来到了这里,被我买了,你就是我媳妇儿。”

    吴楚珊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和杨正说清楚,结婚证可能在他们的眼里什么都不是吧,甚至他们连那个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结婚证才是夫妻关系的证明。”

    吴楚珊坚持。

    “证明个屁,就因为你们这种人的存在,我妈才毫不犹豫离开的。”

    杨正也有些激动。

    不是他本人,而是原主对于结婚证真的很有阴影。

    原主的母亲也是被他父亲买回来的,但是原主父亲对他母亲是十分的好,两人也是相处的很和谐,生下了原主。

    后来,因为原主父亲想要给原主母亲一个好的生活,就下山外出打工,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知道了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不一样,也是第一次知道了结婚证的存在。

    因为处于对原主母亲的尊重,原主父亲就想要给她一个真正的名分,可是哪里想到,在民政局的时候,原主母亲毫不犹豫和工作人员求助,直接说出了自己是被买的。

    这一段婚姻就这么无疾而终了,而原主母亲也在也没有回来了,那个时候原主不过才五岁。

    原主一直在想,如果不是那个结婚证,是不是自己也会有母亲陪伴,有父亲保护。

    吴楚珊没有想到杨正会对结婚证有这么大的反应,也一时被吓到了。

    “我去做饭,你收拾一下。”

    杨正平复了一下情绪,转身出去了。

    杨正把芋头放在了灶台里烤了,毕竟这几天吃的都是煮的,吴楚珊应该是吃的够了。

    随后,又把那个芋头梗子给炒了。

    当杨正喊吃饭的时候,吴楚珊才缓缓走过去。

    不过,两人都没在说什么,一顿饭安静的不行,不过,吴楚珊对于烤红薯还是很喜欢的,对于那个芋头梗子也很是好奇,尝了尝觉得自己以前错过了多少的美味。

    因为连续几天天气依旧是阴雨绵绵,杨正也都是在家里,没有外出,平时和吴楚珊也是偶尔说上几句,说不上好,但也不差。

    这一天,杨正抓了一只鸡圈里的一只鸡。

    吴楚珊过来也有一段时间了,这些天除了芋头就是野菜的,也没吃过什么荤菜,今天杀一只鸡给吴楚珊补补,毕竟这几天,吴楚珊也是肉眼可见的瘦了。

    因为是第一次看到杀鸡,吴楚珊有些害怕,但是一想到等会能吃到肉里,还是特别的开心的。

    此时的吴楚珊,也终于明白了之前书本上说的,为什么困难的年代,一块肉都是困难的了。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jxpz151.cn,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配资之家今日股票提示合作市股票杠杆互联网金融概念股国金证券股票大牛时代配资大牛时代配资合肥润格股票配资中石油股票今日行情股票配资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