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DAX指数配资

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帝凰东南飞 > 第一卷 江洲寻思 第三十九章 汪烨大爷驾到
    “疼疼疼。”她又是将脸蛋儿撇去一边,躲着陈译递来的膏药,水汪汪的眸子噗闪噗闪,倒是惹人怜惜的

    “瑶瑶乖些,先上药,上了药就不疼的。”陈译连哄带骗的忙活了好半晌方才为她敷好药,这会儿再瞧瞧她的小脸儿已是消去了大半的红肿,估摸着应当再有小半个月儿便可完全恢复了。

    到底还是遭委屈了,现下虽未再有泪水淌出,可那闷闷不乐的稀罕样儿,明眼人皆能看出的。

    她缩着身子往前挪了一挪,又是将自己的小脑袋藏在了陈译的怀里,似埋怨似撒娇的声音传来:“译郎,瑶瑶相中的玉簪没有了。”

    环抱着陈译的双手亦是紧了一些,小手来回摸索之间终是寻到了陈译的衣袂,而后紧紧攥住,未再松手。

    “呵呵,瑶瑶莫要惆怅了,不就为个玉簪嘛。”陈译探手而出,落在了她的小脑袋上,见这妮子如此这般的低落,自己亦是不好受的。

    “瑶瑶不!那玉簪分明便是瑶瑶先上手的!”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茬儿越说越是糟心的,方才尚抑住的泪水,这会儿子怕又是该落下了。

    她倒也是矫情的,如此哭哭啼啼的样儿倘若放在以往,那定是没有的,眼下如此这般不过为了陈译的安抚与宠溺罢了,爱哭的孩提有糖吃不是?

    “瑶瑶乖些,那假若是我赠一支给瑶瑶呢?瑶瑶能不哭吗?”陈译轻声细语道。

    闻言她便抬头望向陈译,两双泪汪汪的大眼睛又是眨巴了几下,似有点点泪花挂上眼睫,小脑袋摇晃之间,终是有一两点泪渍淌下,倒也不算哭的。

    陈译见状亦是抬手,轻扶去她眼角尚未流露出的泪滴,同说道:“嗯,我赠予瑶瑶的。”言罢便是自褂兜内取出了一支步摇,即那先前同汪烨出街时所购置的。

    “叮呤呤”摇晃着手中的步摇,悦耳似淅淅沥沥一般,点点朦胧细雨落入了她耳畔,月芒撒下带起一席光影映入她的眸中,这步摇确是美观的。

    “这步摇是赠予瑶瑶的,如何?尚还入心吗?”陈译捧着步摇询道。

    “嗯,但凡是译郎所赠的,瑶瑶皆是喜好的。”抬起双手,将陈译那只捧着步摇的手包裹其中,亲贴上他的手背,抚腻之间亦是同他十指紧扣,待到最后一丝余温散去方才拾起了步摇。

    赏了又赏,观了又观,竟是说不出的喜欢,或是因他所赠,自己方才喜欢吧。

    转身蹦跳之间继而有流苏坠玉碰撞的声音流出,甚是空灵,但见她正光着小脚丫子,在木席之上旋转起舞着,伴着步摇所婉转而出的谣奏。

    点点星烁映照着整片夜穹,月芒倾撒而下透过了天上的流云,携着一缕光晕落在了睡莲之上,犹羞犹现之际正有一名裸着双脚的锦裙少女在此翩翩起舞,奏着雨水滴落而下的声音,又是一个脚步扬起了一片水雾,光斑流转之间便是映入了陈译的眼眸。

    美哉,妙哉!

    汪烨今儿个可算是有面儿的,一人大摇大摆的走着道不说,身后更是随有一大批的护卫同士兵,妥妥地令他过了一把做大爷的瘾。

    “速些速些,麻溜点嗷,可都莫要磨蹭了。”汪烨两双背到身后,俨然一副二世祖出街寻乐的作派,假若不识之人顾见如此一幕,保不齐怕要误会的,还以为是哪位大族世家的少爷要强抢良女呢。

    随着汪烨的指示道出,这当口已是有大批士兵将秦府团团围住,瞥了眼身后立着的一众护卫,示意命他们随自己一同前去。

    “老爷,老爷哟,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杞娘提着裙裾忙不歇地叫嚷道。

    “哎呦喂,这下可大发了!老爷,我的老爷哟,您快些出来瞧瞧呀。”又是一名妇人朝里屋唤去,把不准又是那秦老爷的妾女,再寻眼这着急跺脚的样儿着实有趣。

    “怎的了怎的了?啊?这着急忙活什么呢?”秦老爷或方才食足,眼下端着个圆滚滚的肚子便是走了出来。

    “我的大老爷呀,您介可算是来着了呀,您快些去瞅瞅吧,咱秦家可是被官兵给围了呀!”妇人边嚷边是探手指向了院外,杞娘也在一旁急道:“不错不错,这,这,这是怎的了呀?!”

    “什么?!还能有此事?!竟有人敢围我秦家!到底是何人?!”秦老爷的话音刚落便是见着院外来人了,不错,正是那趾高气扬的汪烨,摆了摆手便是说道:“正是你大爷我!”

    “你是何人?!”当下这仗势秦老爷瞧着也是稀罕的,那百八十人如此往这儿一搁更是吓人的。

    “我不都讲了嘛,我是你大爷!”汪烨是个挠人是主儿,自是得了便宜便不放的,今儿难得装了一把爷爷,可不得找俩孙子衬衬不是?

    话语间又是随来了一队护卫,院外的官兵亦是将这秦府给为了个七上八下的。

    “你们,你们这是要做何?到底是何人所派的?我,我可是江洲秦家的秦赓!”秦老爷似也有些慌神了,瞧见眼下如此之多的护卫,莫不是朝庭来人了?

    “告知于你倒也无妨,你大爷我可是受五洲府李大人之命前来抄家的,你们昨儿个不是赏了一丫头二十个巴掌嘛,不开眼的东西!连太尉的干女儿都敢动!反天了你们!”什么太尉的干女,这当是汪烨这戏多的自己编的,若当真要论身份,这太尉也狗屁都不是,在自家爷面前不也得照样跪着请安,汪烨如此想到。

    “啊!什么?!五洲府……李大人……太尉的干女儿……”好家伙,汪烨这厮随意的一番话儿可没把秦老爷送过去。

    “饶命呀,大人饶命,这,这都为那歹妇所为,都她!这可不关小人是事儿呀!”忙不停的便都是跪了下来,这眼瞧着可是让汪烨乐坏了,自己何时享过这个呀,舒坦,当下也更是嚣张了几分。

    “你!你你你,对!就指你呢,躲什么藏呀,快些过来!”汪烨将杞娘唤到了身前而后斥道:“你个不长眼的东西!连我家爷相好的人你也敢动!”

    “啪!”汪烨亦是门清的,彼时缩在皇宫内可是没少瞧见老太监打小太监,这会儿子便也扮上了,拎着一个嘴巴子便是呼到了杞娘的脸上,倒也算得为姜禛那丫头出气了。

    “爷,爷,饶命啊,饶命啊,卑妾昨儿个有眼无珠误惩了贵人,还望大人高抬贵手啊!”杞娘这一声声大爷唤的倒是勤快,但见汪烨并不理会,抬手间便又是一个嘴巴子响起“啪!”怕不是来趣子了。

    一连好几个巴掌扇下去了,杞娘的脸到底还是同姜禛昨儿一般的,红的红肿的肿,竟也是扇累了,汪烨端了端腰而后说道:“天煞的,爷爷我这会儿子可是累了,你!对!过来!扇她大嘴巴子,可莫要收手了,倘若你敢收手那我便扇你!”

    “是,是……”先些时的那名妇人回道。

    今儿个一过可是更闹腾了,都讲那姜家的小煞星是攀上枝头变凤凰了,落了个相好的贵人,到不怪得日里如此跋扈,原早是有主儿的人儿了,倒是可怜了那秦赓,被抄了家,往后这江洲便是再无秦家喽,无奈无奈。

    姜家这会儿更是忙活的,能一日半晌的便是撩倒秦家,这定不是寻常人能办到的,皆是好生好气地哄着姜禛,生怕惹着她自己便也要无了。

    如此可是乐了姜禛的,往后这姜家五洲府来回溜达自也无人敢阻挠的。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jxpz151.cn,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配资之家今日股票提示合作市股票杠杆互联网金融概念股国金证券股票大牛时代配资大牛时代配资合肥润格股票配资中石油股票今日行情股票配资官网